测差生的智商令基础教育蒙羞,电脑冲突

作者:学生情况

  中外个性化教育专家聚北京,探讨学生成才新模式

  □记者 钟晖

  晨报特约评论员 邓海建

  本报讯(赵涛 记者 王剑青)不但不用限制上网,还教给家长和孩子在寒假里如何利用电脑和网络,一起在网上学习和冲浪。日前,一场特殊的亲子教育活动在道里区斯大林街道办事处江桥社区开展,受到家长和孩子们的热烈欢迎。

  昨天,由中国教育学会、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主办,专注于个性化课外辅导的教育机构——学大教育集团承办的2011年个性化教育国际会议在北京举行,来自国内教育界的权威柳斌、顾明远、陶西平及日本、意大利、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800多位专家、代表一起探讨如何关注学生的个性发展,探索学生成才新模式。这次会议也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关注,原教育部部长、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也出席了本次会议。

  晨报讯 明天开学,家长忙着为孩子约车送学,大众、强生等出租车约车电话骤然升温,电调预约业务昨天已呈饱和状态。出租车难约,不少家长想出拼车的办法。

  近日,江苏无锡部分学校教师被曝要求差生去医院测试智商。如果测试结果显示孩子智商低,那么即使成绩差也不会影响到老师的业绩。因此,常有差生家长收到老师电话,拜托在智力报告上打低分。目前,无锡市教育局已发文制止此种行为。

  据介绍,随着中小学生陆续放寒假,江桥社区在走访居民时,常听到家长反映,孩子放假后天天在家上网打游戏,看也看不住,管也管不了。其中一名初中男孩,就因为家长不让他玩电脑,竟一气之下跑到同学家住了两天,急得家人四处寻找。还有的孩子因父母不让上网,偷偷跑到网吧去上网。社区干部们琢磨着,如何解决家长与孩子之间的“电脑冲突”,让社区里的孩子能在和谐的氛围下愉快地度过寒假。经过联系和沟通,他们请来了中国心理学会亲子教育研究会的专家,专门给家长和孩子上一堂亲子教育课。近百名孩子和家长一起坐到了课堂上,听专家讲解如何正确利用电脑,发挥网络的优势,学习知识,寓教于乐,让孩子和家长一起“玩”电脑。孩子们说,这回不用担心父母限制上网了,跟父母一起切磋,增长了知识还过了网瘾。

  19岁学生,拿到麻省博士学位

  未开学前,沪上出租车客运早高峰开始时间为7点30分;开学后,出租车早高峰提前45分钟,6点45分就开始了。由于上班流、世博参观流、学生流等“三碰头”,令出租车运营调度较往年更趋紧张。为让孩子新学期开个好头,很多家长提早预订出租车送学,近日各大出租车公司的调度中心电调量增加明显,平均每日增加20%左右。

  前有“绿领巾”和“红校服”的混搭,后有“差生测智商”的桥段,基础教育似乎正集结着呈现一种失心病般的可笑言行。这两天,媒体上指责不断,坊间也是口水一片,说来说去,基本是教师的师德水准如何令人失望,学校为了追逐政绩如何折腾孩子……反正大棒都打在当事方身上,每一棍子下去,好像都能听见“鞭辟入里”的声响。作为一名曾经的教育工作者,面对这些隔靴搔痒又有失公允的“抒情”,很想说几句心里话。

    更多信息请访问: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

  会上,香港大学教育学院讲座教授程介明讲到的一个故事,正越来越多地发生在我们身边:一次聚餐,一位老人家说儿子马上要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了,他要去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。程教授就问:“是本科毕业吗?”老先生说,是博士毕业,今年19岁。大家都很吃惊,19岁的博士毕业生,很聪明的一个孩子啊!老先生说,儿子原来在香港一所名校读书,读到中四(相当于内地的高一)就念不下去了,成绩不行。后来一位麻省的教授跟孩子聊了一会儿,马上对这位父亲说,你孩子脑子里有东西啊。教授建议小孩去美国读书,并请了麻省另外几位教授跟小孩聊,大家都觉得这个孩子有创意,而且能把想法马上转变成行动。

  据介绍,近期本市道路交通比较拥堵的地区有徐家汇、曹杨地区、长风地区及浦东东部区域,这些地段早高峰时段出租车很难及时进入接客,而不少送学预订出租车的时间往往是上午7点左右,令出租车很难保证及时到达指定上车点,出租车公司因此不敢贸然接受预订。

  教育是良心工作。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在其名著《爱的教育》中写道:“教育之没有情感,没有爱,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。没有水,就不成其池塘,没有爱就没有教育。 ”这话被公意奉为圭皋,但问题是,这世界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病态——我深信,即便是要求班级“差生”去测智商的老师,也未必就是不谙教育规律的冷血者。 “测智商”不是无锡的新例,从去年的北京,到今年的广州,“差生”被牵着去测智商的“创意”可谓此起彼伏。那么,这果真是施教者“生病”了吗?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  15岁时,小孩去了美国麻省,教授们说,本科好像没必要念了,直接念硕士吧,读了没多少时间,又觉得没必要在课堂上学习了,直接把孩子送到与麻省有合作项目的机构搞项目,于是小孩的硕士提前毕业,19岁拿到了博士学位。

  强生电调中心目前已接受400多户固定用车预约,大多数是小学生,且车程多在起步里程之内。“不是所有预约要求都能得到满足,用车恰逢高峰时段及上车点周边道路交通状况不佳,加上9月1日有可能出现的大雨天气,这些都是制约派车的主要原因。”强生调度中心负责人说。

  教育不单单是良心工作。不当教师,不知讲台苦;不上讲台,不知分数重。在对教师职业做习惯性道德批判的时候,我们需要心平气和地还原一个常识:教师,首先是一份谋取生存发展的职业,然后才有树人立人的使命。当教育部门将“教学质量”硬生生等同于分数的时候,当关系到教师的柴米油盐和分数挂钩起来的时候,高企的价值理念显然不如饭碗的约束力来得更为现实。关于这一点,不妨问问那些深谙劳动法的白领们 “为什么不要加班费”,就足以对教师偏执于分数的“病态”心领神会。即便不是身在基础教育界,只要留心,也不难看出一些显而易见的悖论:一面谈素质,一面只抓成绩;一面谈课改,一面搞形式主义。而一切的取向,最终都指向教育政绩的考评机制。

  程教授说:“这是理念问题,国外大学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学生的个体发展上,学生有什么样的个性、长处,教授们会进行深入了解,并给予成长的机会和平台。”

  出租车难约,不少家长想出拼车的办法。市民孙先生在女儿的班级主页上看到,不少家长发帖说每天早上送子女上学已经成为“负担”,孙先生同情之余表示,可以用自己的私家车送附近的孩子一起上学。一言既出,他一连收到9名孩子的家长“报名”,孙先生最后选择了两名顺路的孩子。这些拼车的子女家长每家每月补贴陈先生一定的油费钱。不少家长认为拼车上学比打的节省费用,为了寻找放心的“拼车搭子”,他们不断打听、联络、选择,他们认为找到固定的拼车搭子和固定的驾驶员,要比孩子单独上学安全。

  任何施加抽象辱骂或人身攻击的人士,都不应该忘记哈耶克论述制度安排的那句名言:一种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,而一种好的制度会使坏人也做好事。毋庸讳言的是,我们的素质教育往往还停留在口头之上,我们善于折腾的“课改”也是令人失望的。根源既不在于我们缺少教育模型或理论、更不缺少先行者与实践家,缺的还是新教育背景下的制度环境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要求教师或学校做堂吉诃德、扮演无谓的“殉道者”角色以成全我们的教育理想——这是不是和逼着孩子测智商一样不近人情?

  高中填志愿,不知道喜欢什么

  记者在询问出租车驾驶员时发现,部分人有兴趣加入拼车运营。司机小陈说,上学用车高峰是在早上6点45分到7点半,而上班高峰在7点45分之后,两部分生意互不冲突。小陈说,他从7月就已开始与附近需要拼车的孩子家长商量相关事宜了。

  一切的反思之前,有必要厘清一个问题是:逼“差生”测智商的究竟是谁?表面看,这“恶人”是学校和老师,但事实上,必有一种诡异的动力在推动或怂恿行为的发生。为什么老师的概念里有“差生”之说?社会对“好老师”与“差老师”的评判标准又是什么?基础教育对 “好坏学校”的定义又是什么?……想通这些问题,就知道所谓“可恶”的老师或学校不过也是一枚迫不得已的棋子——尽管他们没有如同提线木偶一般,被别人牵去“测智商”,但其实他们早已身处 “另类智商”的烤架上,尊严或羞辱,早不能自己做主。

  乌克兰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,如果孩子到了十二三岁还没有自己的兴趣爱好,做老师的就要为他担忧,担心其将来成为一个对什么都不感兴趣、平平庸庸的人。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、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认为,当前我国缺乏这种教育思想,学生高中毕业报考大学时,往往没有自己的志愿,只凭分数报志愿。

    更多信息请访问: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

  是的,如果成绩影响不了老师与学校的资源配置,如果应试窠臼不会成为教育均衡上的一道现实门槛,多已为人父母的教师,又怎会顶着骂名、昧着良心逼别人的孩子测智商去?这个问题的另一面就是:解决测智商的问题,处方究竟应该为谁而开?(作者为资深评论人士)

  日本上智大学教授Koji Kato说,其实日本也曾面临过这样的困惑,当时他们做过一项研究,发现日本小学生,近七成能跟上老师的进度,可到了初中50%的学生,学习变得缓慢,到了高中有70%的学生跟不上进度。Koji Kato说,这个报告引发了日本人对教育的讨论,“从1984年起,日本的个性化教育得到开展,教育必须尊重学生个性。”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测差生的智商令基础教育蒙羞,电脑冲突。 

测差生的智商令基础教育蒙羞,电脑冲突。  杭州已有学校尝试个性化教育

分享到:

  顾明远认为,全国一套教学计划、一套教学大纲、一套教科书,学校、教师和学生都没有选择的余地。要实施个性化教育,就要把选择权交给学生,首要的是进行课程改革,减少必修课,增加选修课。

    更多信息请访问: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

测差生的智商令基础教育蒙羞,电脑冲突。  北京十一学校在育人模式上一直在探索,校长李希贵说,为了让学生的想法得到鼓励,学校几乎所有的重大活动全部由学生策划、主持、当主角。学校有156个社团,在校务委员会上,学生可以参与决策。

测差生的智商令基础教育蒙羞,电脑冲突。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  杭州育才中学校长郜晏中说,每个孩子之间是有千差万别的,老师要找到每个孩子不同的特点,然后依据这些特点来展开教学。育才中学有位语文老师,去年开始实施一种新的教学模式:依照学生的成绩、课堂表现、作业情况,结合暑假测试,给学生分为“童生、秀才、举人、进士、状元”。其中,“童生”以巩固基础为主,重预习与复习;“秀才”在基础过关的前提下,着重于语言的理解与运用,适当增加课外对比阅读。“举人”一档的同学重在对文本的解读、质疑,以文本阅读和课外阅读为主。“进士”类可以自由选择作业,“状元”类则免做作业。如果各类测试中,连续3次进步,则可以上升一个层次,如果连续两次下跌,则要退后一个层次。实施分层作业后,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有了极大提高,学习主动性也进一步加强。

测差生的智商令基础教育蒙羞,电脑冲突。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本文由澳门金沙手机版下载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